返回

第20章 羞辱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20章 羞辱 (第1/2页)

    吃午饭的时候李绍培一家没出现,李老太太浑不在意的样子,玉兰却注意到外婆抓着竹筷的手指尖泛白。

    她眉间未起一丝波澜,暗地里却转了心思。

    玉书拿着图纸去找李绍培,玉兰一把抓住他,悄悄在他耳边嘀咕几句。玉书揉了一把玉兰的西瓜头,无奈地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绍培却不在家,表弟李麟正在摆弄一个傻瓜相机。

    李麟比玉梅小一岁,在省城上高一,成绩很渣,对学霸型的大表哥佩服得很。

    现在的大学生含金量还是比较高的,又有李绍培经常在儿子面前给他加分,李麟对玉书的印象不错。

    此时看到玉书,李麟拉着他一起拍合照。

    拍完合照,玉书问李麟:“就你一个人在家,舅舅舅妈呢?”

    李麟想了想,说,“我爸去叔公家了,我妈应该快回来了。哥你找他们有事?”

    玉书点头,和李麟闲聊了几句学校里的趣事,王绵绵回来了。

    王绵绵朝玉书笑着点了点头,说:“找你小舅?他不在家,有事跟我说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玉书迟疑一下,说:“我妹妹画的服装设计图,想拿给小舅看看用不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玉书三个妹妹,最大的玉梅17岁,小的一个6岁一个两岁,王绵绵想当然认为画图的人是玉梅。

    她的笑容淡了淡,最烦跟这些穷亲戚打交道了。说得好听是帮忙看看,那下一步是不是就要给安排去厂里上班了?

    厂里那些塞进来的人还少吗?一个个跟大爷似的,做事拈轻怕重的。工资给少了还不行,说刻薄亲戚。她倒是给的起高工资,可她们配吗?

    王绵绵想到这里笑容更淡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舅没那么快回来,东西先放我这里吧。晚上我跟他说说再回你,你是明天回家,怎么不留在这边过年?”

    即便心中鄙夷,王绵绵还是一副和蔼的样子。不装不行啊,李绍培那个护犊子的,要是知道她敢给他的宝贝外甥脸子看,非得跟她翻脸不可。

    玉书摇摇头,说:“家里有事。”

    小舅舅不在家,玉书也不好多留,就把一卷图纸递给王绵绵,还特别强调说让舅舅一定要看。

    李麟屁颠屁颠的跟在玉书后面走了,表哥说的那些趣事他还没听够呢,正好一起回老屋看奶奶去。

    王绵绵冷笑一声,随手把图纸扔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玉书前脚刚走,李绍培后脚就回来了,正好看见玉书离开。就问王绵绵,“玉书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王绵绵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:“他想问我们,玉梅可不可以去我们厂里上班。”

    李绍培的心神不宁的样子,没注意到王绵绵的异样,随口应到:“多大点事,过完年让玉梅跟我们一起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王绵绵眉头微拧,她是真看不上李爱华这个大姑姐。

    年年都把孩子送回娘家过年,不就是贪两老和几个兄弟过年给孩子的压岁钱多。

    稍微有点骨气的人,明知道自家爹娘和兄弟变着法子的贴补自家,早就该脸红了。

    偏她李爱华总是一脸无知的样子,年年把几个崽子往娘家送,就为了那千百块压岁钱,也不嫌慎得慌。

    就为这个,她就不想让玉梅去她厂里。工厂又不缺人,就算是会画图又怎么样,她厂里又不需要设计师。

    厂里每个季节生产的服装样式,她南下或北上,往几个大城市走一遭,要什么新款的没有?

    一个没进过城的丫头片子,她懂什么是潮流什么是时尚?

    再有才,她还能强得过大城市里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师傅?

    算了,不想了,越想越闹心。

    王绵绵不愿意为不相干的人费神,此时她更关心的是婆婆又要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自己摊上一个奇葩的婆婆呢?

    谁家老娘不是重男轻女,搜刮女儿贴补儿子。

    就自家老太太始终认为女儿太苦,挖空心思让两个儿子贴补女儿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盯得紧,老太太估计早把私房钱全贴给大姑姐了。

    果然,李绍培一开口就证实她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阿娘说大姐还欠村里的两个叔叔一点钱,年前还不上,让我和大哥先给垫着,开了春就还我们。”

    王绵绵一听这话,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,一下子就跳起来了。难为她胖墩墩的身子还能如此灵巧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你娘说得好听,哪次帮你大姐借钱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?结果呢?好几年了也没见还过来一分钱呀?我没问她要,已经是看着你爹娘的面子了。她怎么还好意思又借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王绵绵就暗叫一声“不好”。果然,李绍培瞪圆了一双眼,怒到:“王绵绵你什么意思?什么叫’看你爹娘的面子’?我爹娘不是你爹娘是吧?我大姐还不起怎么了,我就没打算让她还!就冲你今天这态度,大姐这钱我还非借不可了!”

    王绵绵顿时不敢呛声了,赶紧认错。看李绍培脸色缓和了许多,王绵绵有点委屈地说:“我这不是心疼你嘛!年前订的机器把能动的钱都用光了,开年要用的钱还没着落呢,阿娘怎么就知道关心大姐不心疼心疼你?”又问他:“你去七叔公那问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李绍培摸出一根烟,点燃了狠狠吸了几口,皱眉道:“我们再不容易也比大姐强,你也别小心眼。大姐要强,但凡有一点法子,她也不会跟我们开这个口。早年她没少贴补我们兄弟,现在她有困难我们就袖手旁观,那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随手把烟蒂丢进烟灰缸,李绍培拍了拍手,说:“七叔公那,二十万倒是有,不过利息比别家高了五厘,不划算。我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又吩咐王绵绵:“大姐明天要回去,你晚上吃饭的时候跟她说一声,我们初十走,到时候玉梅跟我们一道走。我还要去其他几家问问看,不回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李绍培,王绵绵坐在那生闷气。

    李绍培一旦做了决定就不会更改,可她真的一点也不想让玉梅去她厂里上班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老公这里说不通,那就让大姑姐自己打消念头吧,李绍培总不能不过她姐姐的意愿把外甥女带走。

    想通了,王绵绵顿时心里好受一点了。

    

  第20章 羞辱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