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16章 母女生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16章 母女生隙 (第1/2页)

    李爱华这一天提前收了工,回到家里,看见家里只有玉兰在陪玉竹玩耍,玉梅却不见踪影。她也没在意,玉梅喜欢拿针线到何招弟家去做这件事,她是清楚的,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。不过家里老的老小的小,玉梅却丢的开手自个儿跑出去玩,李爱华心有不满。

    她拾掇拾掇自己,也准备出门去了。还有十来天就过年了,从明天开始不用去帮工了,但是年货什么的一点都没准备,家里还有一堆琐事要忙。

    有一些店铺里面欠的账从年头欠到年尾,她得赶紧去对对,再把赊欠的钱结清。到处都是债,拿到手的工钱却没多少,还要精打细算才能熬过这个年去。

    年关年关,一到过年就是难关啊。李爱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要去对账,顺路经过何招弟家,就想先叫玉梅回家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何招弟家,李爱华才发现,不仅玉梅不在这里,何招弟也不在。

    何招弟对门的邻居何问梅三两句话就把两个人给卖了:“玉梅和招弟去市区了,他们做了玩具拿去市区卖。装了几个麻袋呢。玩具也不知道什么样,问她们也不说,神神叨叨的呢!”

    何问梅阿娘也酸溜溜地说:“玉梅请人帮工怎么不叫问梅呢?我们家问梅的手艺也不差呀!听说做一件玩具有5块钱呢。”

    李爱华此刻整个人都是懵的,她一天忙到晚,晚上回家洗洗就蒙头大睡,自家几个孩子到底在干什么,她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此刻听问梅阿娘说话这语气,貌似玉梅在做什么大事?

    李爱华笑得有些尴尬,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好打哈哈,“唉,小孩子自己瞎折腾的呗。”

    问梅阿娘撇撇嘴,看李爱华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,顿时不怀好意的一个接一个问题往外抛:

    “你家大丫真能干呀,又是卖书包,又是做头花的,现在又换成玩具啦?前几天用碎布头做头花,都卖完了吗?卖了多少钱啊?头花一朵才几毛钱,能赚到什么钱?瞎耽误功夫。现在又换成玩具了?听说还要用整匹的布来做?我看你家大丫前前后后拉了好几匹布回家了吧?都做完了?好几百块钱呢,本钱能赚得回来不?你家大丫挺能耐呀,以后你跟老陈就不用那么辛苦啦,有一个会赚钱的女儿,后福无穷啊!”

    如果此时是玉兰面对这些问题,她只会给对方一个蔑视的眼神,轻吐一句:“白痴!”

    如果是玉梅面对这些问题,她也只会嗤笑一声,挑衅地冲对方扬扬下巴,平静地问一句:“关你屁事?!”

    李爱华不是玉兰姐妹俩,又被问梅阿娘一个接一个的问题砸的脑子发昏,所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玉兰家所在的南坪村就那么点大,一个村里统共就几百号人,谁家有个风吹草动的,大家都能清楚清楚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又是农闲时分,地里没什么活了,给人家帮工又苦又累,只有没办法的人才会做工。

    大部分村民都宅在家里,男人喝喝小酒打打牌,女人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织毛衣纳鞋底说八卦,日子不要过得太悠闲。

    玉梅做头花做玩具也没避着人。当时招人手的时候,想参加的人一大堆,玉梅却只叫了何招弟与何喜梅,何招弟又叫了自家堂妹何阿秀,一共就三个人。

    没选上的人顿时生了看热闹的心,都猜测玉梅什么时候把钱赔光。

    后来听说玉梅做的头花送到镇上集市一股脑儿都卖了,大家都起了心思,想要跟风,却连门都摸不着,厚脸皮上门自荐,玉梅一句不缺人手就给打发了。

    因此羡慕的人又,眼红嫉妒的也不少。别人不能拿玉梅怎么样,说几句酸话刺刺李爱华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李爱华头重脚轻地出了何招弟家,也没心思去对账了,一肚子心事地回家,打算等大丫头回家了好好问问清楚,她到底做了什么惊人的大事了。

    家里,玉兰正陪着玉竹玩认字游戏。她把硬纸板裁成四寸大小的卡片,在卡片上画了各种各样的水果,蔬菜,一张接着一张教玉竹认知。

    她画工了得,卡片上的东西画得活灵活现的,很吸引人。

    玉竹被那些鲜艳的颜色所吸引,伸出小手来抢。玉兰故意把手举高,让她抢不到。

    玉竹抢不玉兰手上那一张也不灰心,继续朝下一个目标进攻。

    奶奶手捧着暖手炉,斜靠在门槛前,笑眯眯地看着两小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李爱华风风火火的冲进家门,沉着脸一屁股坐在长凳上喘着粗气不吭声。

    玉兰被吓了一跳,一把把玉竹捞进怀里,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,嘴里念着“不怕不怕”。

    玉竹本来玩得好好得,突然被玉兰揽进怀里,手里抓的卡片掉了下来,顿时不高兴的啊啊啊叫。

    玉兰一边小声安抚发脾气地小丫头,一边竖起耳朵听大人说话。

    奶奶眉头皱得紧紧地,看着李爱华,问:“咋了,谁惹你了?这怒气冲冲的样子,又有人给你气受了?”

    李爱华闷声回到:“没有。你是不是知道大丫那死丫头最近在捣鼓什么?”

    玉兰听见这话,眨了眨眼,“原来阿娘是在生阿姐的气吗?可是阿姐最近都忙着赚钱,也没惹着阿娘啊?”

    奶奶不满地看了媳妇一眼,说:“你该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。瞧你这一副准备找人拼命的样子,就为了大丫做的事?那是你闺女,亲的!你都老大的人了,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毛毛躁躁,不问青红皂白就喊打喊杀。”

    瞟了一眼李爱华仍旧黑沉沉的脸色,奶奶又不以为然地说:“你说大丫做的什么事?不就是几个小丫头一起做手工赚零花钱嘛!碍着你什么事了?就值得你为这点小事发这么大的火?”

    李爱华急了:“这怎么是小事呢?你既然知道,怎么也不管管她,就让她这么糟蹋东西浪费钱?你不知道村里传她的那些话多难听,就差没说她是个败家子了。”

    玉兰恍然大悟,“阿娘肯定以为阿姐赔钱了才生气着急。不知道等她知道阿姐赚钱了,又是什么反应。”

    玉兰有点不厚道地想。

    李爱华若是个急脾气,奶奶就是个慢郎中。

    慢郎中奶奶

  第16章 母女生隙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