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十九章:情同祖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十九章:情同祖孙 (第1/2页)

    第19章:情同祖孙

    万寿宫占据西宫大部分殿宇,进入万寿宫,左边园林小桥流水,假山石林,种满奇花异卉,引得鸟语花香。

    右边有一大人工湖,湖水清澈平静,湖内有亭台水榭,曲桥雕栏玉砌。

    中央通道是一条很长的抄手游廊,游廊是金丝楠木的柱子,游廊上刻画游龙戏凤,各种戏曲小品人物,精致华贵。

    游廊的上方,紫藤蔓盘绕,如梦如幻的紫色花朵在风中摇曳,如紫浪翻滚,旖旎逶迤。

    老祖宗平日于长游廊上散步,喜欢哪一部人物故事,宫人便给老祖宗说戏解闷。

    累了,便于长游廊上休憩。

    漫步游廊,既可欣赏右边的碧波湖水,亭台楼阁。

    又可欣赏左边的小桥流水,假山石林,奇花异卉,鸟语花香。

    穿过长长的游廊,前面便是巍峨气派,玉宇琼楼,雕梁画栋的万寿宫正殿。

    顾倾城跟着闾左昭仪,到了万寿宫大殿。

    顾倾城远远站在殿门,便见到了老祖宗。

    那是位满头银发,发髻簪金饰玉,手扶龙头拐杖,雍容华贵,鹤发童颜的老夫人。

    顾倾城一见老祖宗,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温暖。

    那种莫名其妙的温暖,滋润着心田。

    像久违的幸福。

    此刻头戴凤冠身穿黄锦袍雍容华贵的赫连皇后,和七八位梳着高椎髻、顷髻或堕马髻,珠翠满头锦衣华服的妃嫔分坐两侧,也在老祖宗殿前侍候。

    老祖宗正把御医端给她的药打掉,泼了一地。

    宫人们忙作一团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个庸医,一天到晚净给哀家喝这些苦药。

    哀家纵然是没病死,也被你们弄的这些苦汤,喝得没了胃口,没的白白饿死!”

    老祖宗虽然说话乏力,敲打着龙头拐杖,却自有股威严。

    “微臣惶恐,可是老祖宗,为了老祖宗的凤体安康,老祖宗还是要按时吃药啊。”李御医跪在老祖宗前面。

    “哀家没病!是药三分毒,哀家的病,就是吃了你们的药,才吃出毛病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祖宗像个返老还童的孩子闹别扭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,今儿又是哪个,惹老祖宗不高兴了。”闾左昭仪温婉软语,笑盈盈走向老祖宗。

    “……闾丫头,你可是来了。”老祖宗的眼眸仿佛聚焦了一会,看着面前缓缓向自己走来的人,怒气稍减。

    待闾左昭仪走近她身前,老祖宗又撇嘴道:

    “你快告诉他们,这些苦药,是苦不堪言,哀家……是绝对不会再喝了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咱们让李御医先拿药退下。”闾左昭仪像哄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并挥手示意李御医先退下。

    想来,闾左昭仪平时在宫里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。

    顾倾城默默看着闾左昭仪想着。

    顾倾城就站在殿门处,没有传召,不敢靠前。

    她见李御医愁眉苦脸的端着托盘走出来。

    经过她身边时,她嗅了嗅李御医托盘里那药碗,凭着那仅剩的一点汤药,便知是何药物。

    她喃喃自语:“人参、麸炒茯苓、山药、炒白扁豆、莲子、麸炒薏苡仁、砂仁、桔梗、甘草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李御医听了顾倾城之言,一脸的惊讶。

    却怕吵着殿里的贵人,压低声音道:“小姑娘,你懂医术?”

    “自小跟师傅行医,略懂一点。这是治脾虚体乏、食少便溏之症的药方。”

    顾倾城远观老祖宗脸黄体乏,确实似有脾虚之症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看不出你这小小姑娘,还能仅凭这一点汤药,便知是和药物。”

    李御医惊愕赞赏之余,遂又变得一脸的为难,忍不住低低抱怨:

    “可是老祖宗就是不肯吃药,嫌药太苦。这不吃药,就算老臣是华佗在世,也无济于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李御医,倾城可令老祖宗喝下此药,李御医可愿意一试?”顾倾城淡定从容,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李御医咋听顾倾城此言,虽然欢喜,可她一个小姑娘,又有什么法子能让老祖宗吃药。

    “果真能办到?”李御医的脸上不无狐疑。

    “嗯,”顾倾城点头微笑道,“只要能令老祖宗喝下药,御医还是想试试吧?”

    李御医见顾倾城能来万寿宫,应该也是有身份之人。

    他也是实在没没辙了,只好勉强点点头。

    老祖宗的汤药,并不在御药房熬制,而是直接就在万寿宫由李御医和他的助手熬药,方便老祖宗随时随地可以饮用。

    顾倾城便随李御医先行退下到万寿宫膳房,膳房也早就煎熬了备份汤药,以防老祖宗打掉。

    想来这个老祖宗,还是经常闹小孩子脾气嘛。

    顾倾城将他们事先煎好的药,添加上蜂蜜,再分别添上山药粉,茯苓粉,藕粉调制成几种颜色不同口味的千层糕。

    不消一会儿,顾倾城和李御医再回来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狠狠削了一眼顾倾城,正恼她跑哪里去了呢。

    李御医把千层糕交给老祖宗的贴身老婢女容嬷嬷,示意容嬷嬷让老祖宗吃下。

    老祖宗闹了这么久,又和众妃嫔说了一会话,这时候也饿了。

    看着色泽诱人的千层糕,先尝了一小口,味道居然新奇,有淡淡的茯苓香,还有荷藕的清香,最后把一整块千层糕都吃了。

    吃过千层糕的老祖宗,看着站在一旁伺候的李御医,觉得自己不吃药,也实在让御医难做。

    “好吧,李御医,哀家也知道难为你。你就把药端来,但哀家事先声明,哀家只喝一小口,就一小口啊。”

    吃了千层糕的老祖宗说话有了些气力,对于喝药,还像个任性的孩子一般,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,您暂时不需要再喝药了,您刚才已把药吃下去了。”李御医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哀家吃了?”老祖宗错愕。

    李御医便把顾倾城做的千层糕药膳说给老祖宗听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和赫连皇后等妃嫔都听得惊讶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叫那女娃过来,让哀家瞧瞧。”老祖宗眉开眼笑道。

    “倾城,还不快过来觐见老祖宗!”闾左昭仪向顾倾城稍稍扬声喊了一句,招呼她进去觐见老祖宗。

    顾倾城经过她身边时,她又咬牙低低的哼道:“小心你的言行举止,别给本宫丢人!”

    

  第十九章:情同祖孙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