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十七章:被迫举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十七章:被迫举荐 (第1/2页)

    第17章:被迫举荐

    当日,顾倾城离开皇宫,闾左昭仪没多久找了个机会,炖好虎鞭汤,亲自请皇帝来钟粹宫。

    皇帝临幸,喝过虎鞭汤,闾左昭仪与拓跋焘一番云雨后,依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抬眸软声道:“陛下,臣妾日前见到尚书郎中顾仲年的女儿,就是当年为余儿定的那个娃娃亲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拓跋焘坐起身,随口道:“那女娃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眉清目秀,聪明伶俐。”闾左昭仪道。

    想到顾倾城那小小年纪,那般心思,那般气定神闲,便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那孩子是王孝廉的外孙女,说起来,当年若非王孝廉在军费上大力支持,我大魏也不会势如破竹,如此顺利就收服周边疆域。”拓跋焘沉吟道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优雅的静待陛下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皇帝拓跋焘一脸严谨:

    “这王孝廉也故去十几年了,既已定下娃娃亲,皇家一言九鼎,就不能负了当年之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陛下,那孩子毕竟是在乡下长大,恐难当南安王王妃之大任。那时贻笑大方,丢的是皇家的威仪。”闾左昭仪脸泛忧虑之色。

    拓跋焘披衣而起,闾左昭仪也穿衣紧紧随侍。

    “晃儿走后,朕命所有子孙为晃儿守制三年,不能婚娶,如今还有近两年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爱妃可以慢慢调教那孩子皇宫礼仪。”

    拓跋焘负手慢慢踱着步,走到一软榻旁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妾就怕她朽木难雕。”

    闾左昭仪扶拓跋焘坐在软榻上,轻轻拿去他的外披,给他按摩肩膀。

    一双白皙纤细,涂着蔻丹的柔荑,恍若无骨,在拓跋焘身上按压拍打揉捏,十分熟练。

    拓跋焘嘴里也哼哼唧唧的,十分受用。显是闾左昭仪长期如此服侍,而且服侍得相当好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一边揉捏,一边轻言细语:

    “臣妾倒有个主意,仨月后便是老祖宗八十寿诞,老祖宗八十寿诞非同小可,总得提前准备,臣妾想,让那孩子统筹寿宴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拓跋焘微愠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的手稍作停顿,而后继续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寿诞,自该由宫殿监承办,皇后监督。

    怎能轮到宫外之人操持,况且那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!”拓跋焘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妾还没说完嘛。”闾左昭仪软语呢喃。

    她却是不温不火,还娇笑着在身后搂抱了一下拓跋焘,又继续按摩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多年来一直主持宫中各种筵宴,也累了。

    今年,就让她好好休息,在一旁享福。而且宫殿监一直承办宴会,来来去去,也没什么新意。

    臣妾是想,那个孩子,若能应付得来,到时便如约娶她为南安王正妃。

    若她无才无德,不堪匹配余儿,就随便封她个侧妃,再不堪,也可以名正言顺与她退亲。

    如此,也就不辜负当年之约,世人也不会诟病。”

    拓跋焘沉吟了半晌。

    “爱妃思虑倒是周详,你是想考验考验那孩子?”拓跋焘这才微微颔首,言语里有赞赏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拓跋焘又摇头道:

    “可是那毕竟是个乡下孩子,没见过世面,怎能操持那么大的盛宴。

    老祖宗八十寿诞,举国同庆,宾朋满堂,还有各国往来使臣。

    要是搞砸了,我大魏的脸就被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可派中常侍宗爱暗中盯着,随时向陛下禀报。

    若她能应付,就让她操持。若她不堪造就,咱们也算是给过她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爱妃果然是宅心仁厚。”拓跋焘最后欢欣点头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脸上不知该笑还是该哭。

    

  第十七章:被迫举荐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