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十五章:授人以柄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十五章:授人以柄 (第1/2页)

    第15章:授人以柄

    殿内只有闾左昭仪和顾倾城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重新落座,她倒要看看,这小贱人如何哀求自己,还能掐出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退亲。”

    顾倾城声音轻柔,似林间薄雾,旖旎而出。

    却是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没防备她有此一说,一时间微愣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她是跪下哀求,若不是她听了她口中珈蓝寺那些话,她连这个哀求的机会都不会给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同意?”闾左昭仪脸色骤变,“小丫头,你知道自己跟谁在说话吗?”

    这小丫头没有初见时的羞赧腼腆,澄澈的眼神与她迎头直视,毫无惧色。

    她如今贵为左昭仪,儿子贵为南安王,早已瞧不上顾家的卑微地位。

    每想到一个乡下丫头配她的儿子,简直就是被天下人耻笑,更沦为后宫妃嫔茶余饭后的笑料。

    还好柳如霜的表兄乙浑,总算是轻骑将军,还能帮衬柳如霜的女儿顾初瑶。

    且顾初瑶琴棋书画,舞艺在平城也数一数二。勉为其难,可以让她女儿做个侧妃。

    所以柳如霜来宫求见时,她便让柳如霜要顾倾城回来主动退亲。

    这样她闾左昭仪维持了雍容大度,在皇帝面前也有话搪塞,同时顺利拔了自己的肉中刺,一箭几雕,正得意着。

    一切都照她闾左昭仪筹划的进行,除了这个素未谋面的顾倾城!

    顾倾城居然敢说不同意!

    “我自然知晓跟谁说话,闾左昭仪娘娘。”顾倾城面对突然变脸的闾左昭仪娘娘,神色依旧平和贞静,好似看不见她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脸色阴翳。

    端着茶盏的手停在胸前,再恨恨的放下茶盏,金黄的茶汤溢在几案上。

    真是给脸不要脸!

    一个死了亲娘,没有背景,无权无势的乡下丫头,还真想高攀南安王王妃?!

    闾左昭仪绝艳的面容瞬间冷若冰霜,眼眸似利刃投射在顾倾城身上。

    “退亲不退亲,岂是你有资格插嘴!况且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,说出这样的话,不知何谓羞耻吗?果然是没有娘亲教养的乡野村姑,才如此鲜廉寡耻!”

    “娘娘错了,”顾倾城不温不火,脸色依然平静自如,“倾城亲娘虽然故去,可倾城有个奶娘,对倾城悉心教导,虽非亲娘,却胜似亲娘。所以,倾城不是没有娘亲教养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还蹬鼻子上脸了!

    闾左昭仪手一拍桌子,疾言厉色。

    “给点颜色你就开染坊!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!

    整个大魏女子,谁不是挣破了脑袋想高攀皇家子弟,成为显赫的人上人。

    当初与你定下娃娃亲,只是看在你外祖父对皇家有所贡献的份上。

    如今你外祖父没落,你亲娘早逝,父亲又只是小小的四品尚书郎中,更没把你这个女儿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南安王爷,皇帝血脉,你一个乡野村姑,门不当户不对,此生难望其项背。让你主动退亲,是不想大家难堪而已。

    小丫头,你若想凭这门亲事,飞上枝头变凤凰,改变自己的命运,我看你,趁早死了这条心!

    当初本宫一句戏言,何以为凭?你一个村姑,无凭无据,竟敢赖上本宫?

    真是幼稚无知,也不照照镜子,你以为自己是谁啊!”

    “娘娘那么快就忘了,我就是顾倾城啊。”顾倾城悠然自得,一点都不知道下一瞬自己可能就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“一个只穿得起荆钗布裙的村姑,还敢赖上本宫,厚颜无耻到如此地步。王碧君即便是死了,泉下有知,也会为你这个女儿,羞愧汗颜啊!”闾左昭仪冷笑的摇头,觉得顾倾城无可救药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错了,倾城本来是想来退亲,成全娘娘的贪慕虚荣的。”顾倾城冷然的看着闾左昭仪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此刻已经是滔天巨怒。

    顾倾城也不理会她是否发怒,继续道:

    “只是娘娘也太狗眼看人低了,而且娘娘说,当初只是一句戏言,也太对我母亲不敬了!

    所以,这亲,倾城就不打算退了。

    最起码,不是现在退!”

    闾左昭仪怒极反笑,像看一个就快要死而不自知的人:“那你打算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娘娘刚才说得不错,倾城十几年来住在乡下,顾府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父亲不把倾城放在眼里,昨晚刚一回来,姐妹们便想要了倾城性命。

    继母也是笑里藏刀,对倾城不怀好意,她们会吃了我不吐骨头。

    所以暂时,闾左昭仪娘娘和南安王殿下,是倾城唯一的依靠。就当倾城赖上喽。”

    顾倾城的语气里真有点无赖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呃?”闾左昭仪无语到了极致,也愤怒到了极致,怒极反笑,“这么直言不讳,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,你还真是一点脸皮都不要!”

    “娘娘过誉了。”顾倾城竟不知廉耻的笑了笑,笑容纯净如新绽的清荷,清纯甜美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恨不得立即撕烂她的脸。

    自己一辈子在后宫争斗,多少千娇百媚的女子丧生在自己脚下。

    她踩着她们的尸体攀上了左昭仪之位,与皇后宝座也只是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还能阴沟里翻船,输给她一个小小的乡下丫头?

    “你有何资格阻止退亲?”闾左昭仪面容抽搐,所有的雍容华贵一败涂地,“你可知碾死一只蝼蚁,有多容易吗?”

    也许,在闾左昭仪娘娘眼里,顾倾城还不如一只蝼蚁呢。

    “碾死蝼蚁当然容易,可是毁灭证据,就不容易了。”顾倾城徐徐笑道。

    她起身,自衣袖口掏出一个香囊。

    月白色蜀锦香囊,上面绣了精致的折枝海棠,花瓣分明,层层叠叠次第盛绽,华美艳丽。

    打开香囊,顾倾城取出一张泛黄的绢帛,递给闾左昭仪。

    “娘娘瞧瞧?”顾倾城粲然一笑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不明所以,蹙眉不耐烦接过。

    且看那小贱人玩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打开绢帛,细细一看,闾左昭仪差点瘫软地上,她震惊的看着顾倾城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双唇哆嗦,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信我全部保留着,是当年我母亲,留给我的,说将来给婆婆,做见面礼。”顾倾城依然是不急不躁,不疾不徐道,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这些信……

    这些信太可怕了!

    绝不能让陛下知道,更不能让世人知晓!

    

  第十五章:授人以柄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