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十一章:加授飞鹰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十一章:加授飞鹰 (第1/2页)

    第11章:加授飞鹰

    拓跋濬离开南安王府,他的贴身侍卫战英道:

    “殿下,不管如何,东平王这阵子,怕是不敢再草菅人命,视人们如草芥了吧?”

    他另外一名侍卫凌云却道:

    “可是殿下如此一来,一下子就得罪了东平王和轻骑将军,殿下以后,可要更加小心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生性桀骜,从来可曾怕得罪过谁?”拓跋濬斜睨着侍卫道。

    此刻竟显得有些吊儿郎当,落拓不羁,继而又冷哼道:

    “格斗场奴隶们的生死决斗,由来已久,本王一下子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但奴隶的命,也是命!拿手无寸铁的弱质女流当人靶,还放恶狼追咬。

    如此糟蹋人命,残暴不仁,本王不知则矣,既已知晓,岂能袖手旁观!”

    侍卫皆钦敬的看着他们的主人,脸上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回到太子府,一进门,侍卫管家仆人小厮便喜洋洋的大声疾呼:“高阳王殿下回来了!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府几乎所有人都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太子妃欢天喜地却也脸色紧张的迎过来:

    “濬儿,你可是回来了。快,快让母妃看看!你都伤到哪了?”

    太子妃说话间眼泪已经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濬儿没事。”拓跋濬跪下来道:“孩儿不孝,久居军旅,未能承欢母妃膝下,反而让母妃为濬儿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妃担心不算什么,只要濬儿平平安安的,母妃就算吃苦受累,也甘之如饴。”太子妃擦擦眼泪,扶起拓跋濬,左看右看,“快让母妃看看,濬儿伤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拓跋濬心道自己遇刺,已经嘱咐侍卫不要让太子妃知道,怎么还传到母妃耳里了。

    环顾了一下大殿,才看到太子妃后面的李双儿。

    难怪!

    肯定是李峻告诉李双儿,而李双儿过来在母妃面前泄露了。

    “濬儿真的没事,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拓跋濬张张手,展示自己是如何的健壮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。没伤着就好。”太子妃大大松了口气,擦擦眼泪。

    后面的李双儿,也将自己悬起的心落下,大大的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李双儿走近前,含情脉脉的看着拓跋濬,下礼道:“双儿见过高阳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!”拓跋濬冷峻道,随意的挥挥手,却是看着太子妃,连一眼都没瞧李双儿。

    “双儿一听说高阳王殿下遇刺,就立即赶来。”李双儿情深款款的看着拓跋濬道,“看到殿下依然英姿勃发,毫发无损,双儿这心才放下。”

    拓跋濬的眉头开始轻蹙。

    “半年没见了,高阳王在外过得可好?”李双儿又关心的问。

    这也是太子妃迫切想知道的,眼看儿子晒得又黑又壮,相貌比真正的年纪看上去还成熟,肯定是吃了不少苦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过得当然好了,不是行军打仗,就是游玩狩猎,还沾沾花,惹惹草,自在逍遥。”拓跋濬看着他母妃道。

    李双儿却不管拓跋濬言语有什么深意,依然是情深款款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太子妃看着恭候在一旁的李双儿,微笑道:

    “濬儿,你看双儿是越来越懂事了。你不在府里的时候,双儿和月儿几乎是轮着天天过来陪母妃解闷呢。

    你人回来了,好歹也陪双儿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拓跋濬心道,自己有什么跟那丫头片子说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,那个,双儿,谢谢了!”拓跋濬不耐烦的敷衍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不用跟双儿客气,能常常过来陪太子妃娘娘叙话解闷,是双儿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李双儿像吃了春药一样看着既威武又绝美的拓跋濬,眼里全是毫不忌讳的爱慕之情。

    这时外面吆喝道:“常山王驾到,贺兰世子驾到,上阳郡主驾到!”

    常山王贺兰九真是闾太子妃的姐夫,祖辈曾是柔然一支部落,后来归顺大魏,王位世袭罔替。

    贺兰世子贺兰敏都是贺兰九真的儿子。

    上阳郡主贺兰明月是常山王老年所得之爱女,常山王对其万分宠爱,包括闾太子妃也当她是女儿般宠爱。

    闾太子妃的姐姐生下贺兰明月后身体便一直抱恙,深居简出,偶尔还是闾太子妃去看望她生病的姐姐。

    贺兰明月与拓跋濬青梅竹马,自小也是爱慕拓跋濬,和李双儿一样,非君不嫁。

    “见过太子妃,见过高阳王殿下。”常山王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见过太子妃姨母,见过高阳王殿下。”贺兰敏都揖礼道。

    “见过太子妃姨母,见过表哥殿下!”贺兰明月急急见过礼,却紧张的拉着拓跋濬,“表哥殿下,听说你遇刺了,快让月儿看看,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殿下,本王也是听到你遇刺,才急急的和月儿赶来。”常山王见拓跋濬气定神闲,依然是那么的龙精虎猛,又颔首道:“看来是虚惊一场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虚惊一场!”拓跋濬拉开贺兰明月

  第十一章:加授飞鹰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