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十章:反将一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十章:反将一军 (第1/2页)

    第10章:反将一军

    忽然,王府管家在外吆喝道:“高阳王驾到!”

    众人向殿外看去。

    “皇爷爷万安!”

    管家的叫声甫落,一把朗朗的声音自殿外传进来,声落人已跪在拓跋焘面前。

    来人身手敏捷,年已及冠,身形伟岸,轮廓分明,剑眉朗目,高鼻薄唇,透着冷峻,卓然神采,器宇轩昂。

    却是英俊得颠倒众生。

    头戴银冠,月白锦服的衣领袖口和襟摆处绣了蓝色云纹,并缀上熠熠生辉的钻石。

    骨子里的贵胄气质,更添潇洒豪迈,还有几分霸气和桀骜。

    他的到来,仿佛令所有人失色。

    “濬儿?”拓跋焘喜出望外,一把扶起拓跋濬,“快,让皇爷爷看看,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

    皇帝粗看拓跋濬身子无恙,才安心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拓跋濬气度沉稳,道:

    “孙儿原本想去宫中觐见皇爷爷,才知道皇爷爷来南安王府看望八皇叔。

    孙儿就直接来此觐见,顺便看望八皇叔。

    见到皇爷爷精神矍铄,容光焕发,孙儿就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濬儿虽说常年在军营,这礼数还是没有荒废的。”拓跋焘颔首道。

    拓跋濬见过皇爷爷,又打量着拓跋余,见他精神尚好,便抱拳行礼道:

    “侄儿听说八皇叔遇刺,伤得怎样了?没什么大碍吧?”

    “有劳濬儿记挂,已经好很多了。”拓跋余一听就知道中气不足,脸上仍然是一贯深不可测的面容。

    虽说是叔侄,拓跋余只比拓跋濬大几岁。

    况且拓跋濬一年前丧父,大受打击,长年于军中过着军旅生活,容颜却早已没了真实年龄的稚嫩。

    两叔侄看上去就像兄弟一样。

    “濬儿,”拓跋焘还是不放心的把拓跋濬拉过来,细细打量,“听说你回来的路上也不太平,你真的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“皇爷爷,都是些魑魅魍魉,宵小之辈,不足为惧!”拓跋濬潇洒的笑道,“我拓跋子孙,岂是那么容易,就被别人暗算。”

    说完忽觉不妥,南安王皇叔现在正受伤,难道是说他不如自己,不配做拓跋子孙。

    窒了一下,他再道:“当然,敌暗我明,防不胜防。像骁勇的八皇叔,也是百密一疏,遭了杀手的暗算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可恨!”拓跋焘一掌拍在案上,“我拓跋子孙,一再遭受刺杀,陆尚书,查出来,灭五族!”

    “诺,陛下。”陆丽抱拳恭谨回答。

    “濬儿。”上谷公主拓跋灵开心的走到拓跋濬面前。

    “濬儿见过九姑姑。”拓跋濬揖礼道。

    拓跋灵嘻嘻笑道:

    “刚才一听你也一路遇刺,可把九姑姑吓坏了。

    但后来想想,高阳王是谁啊,天下最骁勇英俊的战神,怎么能被人行刺呢。

    果然,九姑姑的濬儿,是平平安安的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知我者,九姑姑也。”拓跋濬也开心的看着比他还小几岁的九姑姑,“半年不见,九姑姑长成小美人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灵拍打了拓跋濬一下,佯嗔道:“濬儿,难道姑姑以前就不漂亮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漂亮,九姑姑从小就漂亮可爱!”拓跋濬伸手揪揪拓跋灵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们俩姑侄,一见面,就粘在一起了。”拓跋焘看着他们亲热的说话,喜笑颜开道,“灵儿,濬儿回来不会那么快走,你们有的是机会相聚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您不知道,灵儿这些日子,可想濬儿了!”拓跋灵拉着拓跋濬的臂膀,对皇帝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濬儿,在军中受了不少苦吧?”拓跋焘溺爱的指着拓跋濬,“看看你,年纪不大,却一脸成熟,看上去,快跟你这两位皇叔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爷爷,孙儿自幼立志为大魏披荆斩棘,开疆拓土,为皇爷爷排忧解难。

    受点苦算什么。濬儿这些年除了打仗,就是狩猎,没一天荒废,所以比以前更结实了。”拓跋濬声音冷冽而不失沉稳。

    “此次濬儿居然不废一兵一卒,兵不血刃就夺取了盱眙,实在是可喜可贺啊!”拓跋焘颔首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都是托皇爷爷的洪福。”拓跋濬嘴角噙笑,也未解释他为何能兵不血刃就夺取盱眙。

    “那是濬儿的精明能干,皇爷爷怎能夺了濬儿的功劳。”拓跋焘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而后又不由得感叹:

    “盱眙确是个易守难攻之军事重地,想当年朕为了攻打盱眙,与盱眙太守沈璞、臧质等交战月余。

    我大魏损兵折将,仍攻其不下。细想之下,那沈璞,确实是个人才啊。

    没想到居然被咱们的濬儿,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当年都攻其不下,濬儿再厉害,怎能兵不血刃就能将此难啃的骨头啃下?”拓跋翰不无疑惑的看着拓跋濬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濬儿就是凑巧而已。”拓跋濬看着拓跋翰淡然道。

    而后又对拓跋焘信心十足道:“皇爷爷,刘宋屡犯我滑台、甚至妄图并吞我齐鲁大地,总有一日,濬儿要夺了他彭城和东阳,再攻陷京口,夺取广陵,跨越长江,直捣他建康城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!你们看看,这就是将士们口中的虎狼将军!少年英雄,金戈铁马,驰骋疆场!”拓跋焘笑容满面,豪气干云,与有荣焉,“看到濬儿,朕就看到了当年的自己。”

    大殿内诸人皆笑着点头,却是各怀鬼胎。

    “皇爷爷过誉了,皇爷爷文韬武略,历代帝王无人能及。孙儿能有皇爷爷之万一雄风,便此生无憾了。”拓跋濬谦虚道,露出有如钻石般闪耀的皓齿。

    “朕的世嫡皇长孙,不但骁勇,还有勇有谋。兵不血刃,便夺取刘宋一座大好城池,朕要好好嘉奖!”拓跋焘满意的看着拓跋濬。

    随即再大声向众人道:

    “高阳王骁勇善战,兵不血刃便夺取城池,自即日起,加封一品飞鹰大将军,统领三军!圣旨随后就到!”

    在座诸人皆震惊,草原人以雄鹰大雕为神尊,一品飞鹰大将军,是军中最高的荣誉,连骠骑将军、轻骑将军、车骑将军、骁骑将军皆在其之下。

    “谢皇爷爷!”拓跋濬跪下道。

    众人也连声道贺。

    拓跋焘亲自把拓跋濬扶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想到些什么,遂微笑道:

    “濬儿既是飞鹰大将军,正巧柔然大檀可汗日前给皇爷爷赠送来一只金雕。

    此金雕还未经过训练,需要你自己将它驯服,才会听你的话。

    此等金雕,先后能抓十几只狼,可谓威猛无比,定能成为你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你一路上被追杀鞍马劳顿,先与金雕好好熟悉几日,再去军营报到。”

    “金雕?”拓跋濬也不由得一喜,随即又抱拳多谢:“谢谢皇爷爷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”拓跋焘溺爱的笑道:“濬儿,你还没进宫拜见老祖宗吧。要不是老祖宗八十寿诞快到了,你都不会回平城吧?”

    老祖宗乃拓跋焘祖父拓跋珪之妃子,后封皇后。

    

  第十章:反将一军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