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八章:破茧成蝶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八章:破茧成蝶 (第1/2页)

    第8章:破茧成蝶

    皇帝拓跋焘猛然一个激灵,终于在梦魇中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却是一身的冷汗,几乎全身湿透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终于醒过来了,可把奴才给吓死了。“皇帝近侍宗常侍宗爱忧心忡忡道。

    他看着终于醒过来的皇帝又惊又喜,擦拭着挂在脸上的泪滴。

    已过知命之年的太武皇帝拓跋焘,刚毅威武,魁伟霸气。

    皇帝接过宗爱递过来的锦巾,擦擦汗,回想起昨夜的情景。

    夜幕刚刚降临,摘星楼陡然红光熠熠,将整座摘星楼几乎辉映得红彤彤,漫天血光笼罩着整个皇宫。

    天地间风云变色,飞沙走石,风卷叶落,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拓跋焘腰间那把轩辕剑开始嗡嗡鸣叫,鞘内的剑身不停碰撞着内壁,似乎迫不及待想要出世饮血。

    瓮……瓮……瓮!

    锃!

    一声轻鸣!

    日月同辉的宝剑自行脱鞘,化作一道玄色光影,冲出养心殿,穿越御花园,卷叶裂风而去,无声凛冽,直射上摘星楼九重天。

    十五年前那个夏日,酷热的暑天风云变异,陡然飘落漫天飞雪,银白色的雪花纷纷扬扬,伴随着雪花而至的是漫天蝗虫,在皇宫嗡嗡嗡的飞旋。

    天变异象,皇帝大惊之余,赶紧传唤清虚真人过来。

    宫人侍卫全部出动扑打蝗虫,蝗虫噼噼啪啪被打爆,竟喷射出一滩滩血花,血花与雪花交缠在一起,像妖魅诡异的笑靥,格外的惊悚。

    所有人无不骇然!

    清虚真人领着他八个师弟更是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蝗虫中有只硕大无比的蝗虫王,堪比巨蟒,刀枪剑戟插之不进,就连皇帝身上那柄轩辕宝剑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后来蝗虫王被赶上摘星楼之巅九重天,被清虚真人以及他八个师弟以九宫玲珑阵困住,一困就是十五年。

    当年六月飞雪和血蝗虫的出现,民间流言蜚语,说大魏皇帝枉杀无辜引致天地震怒,才会生此异象。

    而盖吴等反贼更籍此煽动更多的暴乱,皇帝拓跋焘亲率大军,用了近一年时间才能平息此祸乱。

    皇帝拓跋焘想着那可怕的往事,心不由得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!”拓跋焘大喝,紧随着轩辕剑疾奔出养心殿。

    蝗虫王就像个白白胖胖的婴儿蛰伏沉睡,十五年来相安无事,如今风云变色,摘星楼九重天上竟血光漫天。

    此刻御林军统领穆铖已带御林军以及皇帝的禁卫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摘星楼九重天上已隐约开始震动,危险重重,您还是安坐养心殿,让末将带人先上去看看?”穆铖显得有些忧急道。

    “朕乃真命天子,是真龙化身,区区一条大虫罢了,朕岂会惧怕一条虫子?”

    拓跋焘凛然说完,与穆铖以及亲侍禁卫御林军等,众人直奔上整个皇宫乃至平城的制高点摘星楼之巅九重天。

    摘星楼楼高九层,犹如九重天,故而皇帝将九层之巅命为九重天,登临其上,可俯瞰天地河山,可摘星揽月。

    其建造工艺更是巧夺天工,尤其是晚上层层挂起灯笼,灯火通明,犹如玲珑宝塔。

    此刻摘星楼之巅的九重天上,原本有着雪白外皮的蝗虫王,此刻躯体内却仿佛是个大熔炉,透着红光,再透过它雪白的肌肤照射天地。

    蝗虫王的肌肤显得白里透红,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血红光影令人不能近前。

    干瘦老迈的清虚真人以及他的八个师弟,他们分站九宫方位上,一个个手拈剑诀,直指蝗虫王,嘴里飞速的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蝗虫王硕大的躯体已然饱满膨胀达巅峰之境,剧烈震动。

    清虚真人几个呼吸粗重,脸色已然惨白,道袍被大风吹得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而那轩辕宝剑则围绕着上空“咻咻咻”的飞旋,仿似随时应战,以洗刷当初不敌蝗虫王之耻。

    震动越来越剧烈,整个摘星楼都在颤抖,天地间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待!”穆铖断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锃!锃!锃!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串密集的刀锋出鞘声连绵响起,十八名禁卫组成一个刀网阵,随时待命。

    御林军则守卫在皇帝身旁。

    蝗虫震动得更加剧烈,仿佛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殷红的血,自所有道人的五官喷涌而出,仿佛有股无形的气流挤压着他们,而他们也仿似再也控制不住那蝗虫。

    清虚真人此刻脸色已经一片潮红,身上被血打湿的道袍忽然急剧膨胀,似耗尽最后的力气去制止蝗虫王的苏醒。

    “纳天地于罡气!”

    清虚真人爆喝一声,他所有师弟与他一同出掌,罡气排山倒海,隔空击向蝗虫王。

    蝗虫王如铜墙铁壁的血光却将他们的罡气全部反噬回去。

    清虚真人他们所打出多少罡气,自己就领受了多少伤害。

  第八章:破茧成蝶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