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二章:一笑倾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二章:一笑倾城 (第1/2页)

    第2章:一笑倾城

    李管家独自骑着一匹马,顾倾城与两个丫头坐在马车上,顾府的车把式老刘赶着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滴滴答答行走,午间到了一处宽地,路边有一茶寮。

    李管家问顾倾城可否口渴,如口渴便停车喝水,顺便小憩一会。

    顾倾城便道好,大家也是坐累了,正好在茶寮歇歇脚。

    下车放眼看去,只见官道蜿蜒,再往前便进入一小段山路,两旁崇山峻岭,丛林苍翠。

    茶寮附近停着车辆,马匹。

    虽然来来往往车辆川流不息,顾倾城却心念电闪:

    如此地形道貌,于前面丛林埋伏出击,于茶寮处截杀。

    不管是由前方先出击,或者是茶寮出击,都是最适合劫道之处。

    这些细微观察,来自于铁爷爷的教导,包括她防身的一些武功。

    于是淡然笑着问李管家:“李管家,我们还需多久,才能到平城?”

    李管家正领头走向茶寮,头也不回的道:

    “快了,晚上我们赶到朔州镇,休息一晚。估摸着,明天下午就能到平城,晚上可以在府里吃饭了!”

    他们一行来到茶寮,茶寮坐着七八桌客人。

    五桌有男有女,三桌便衣男人,看上去是普通过往客人,包括老板伙计,计有二三十人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他们衣饰各异,却个个眼中精光四射,还明目张胆的带着刀剑弓弩。

    大魏以武立国,民风淳朴而争勇好狠,堪称天下最强之国,男儿以武为尊,女子习武也是平常。

    经过昨晚客栈的意外,顾倾城几乎草木皆兵。

    看似无意的一眼掠过去,便将他们脸上神态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他们不似土匪强盗,土匪强盗是乌合之众,没有那般的训练有素。

    对,就是训练有素。

    训练有素的,不是强盗,而是杀手。

    他们分开而坐,看似不是一伙,却分明又是一伙,似在坐等鱼儿上钓。

    顾倾城心中一凛,眼帘低垂:难道咱们是他们的鱼儿?

    可是自己一行身上只有简单的行囊,并没有贵重物品,不至于为了自己如此劳师动众。

    就连自己稍为贵重的凤血玉珏都被昨夜那歹人抢走,如今是身无长物,唯有那贴身处的御林军腰牌还值些银两。

    顾倾城不动声色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李管家随便坐了一张靠马路的桌子。

    “老板,来些茶水包点。”李管家扬声向店家喊。

    “好咧!客官稍等,马上就给你们送来。”老板贼眉鼠眼的瞧了瞧顾倾城几个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累吗?我帮你揉揉肩膀。”芷若走到顾倾城身后,想给她揉肩。

    “不用……”顾倾城赶快拉着芷若坐下来,“我才走不到三天的路,你们都来回走了几天了,比我更累,快坐下来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倾城小姐真是菩萨心肠,还能体恤我们这些奴婢下人。”云锦由衷感慨。

    “什么小姐奴婢下人的,我们都是人,在我的眼里,没有贵贱之分。”顾倾城微笑道,语调柔和,她说的倒是心里话。

    芷若的脖子上黥了个墨色的凉字,而云锦的脖子上则黥了个燕字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灭国的奴隶,被顾府买回来做奴婢丫头。

    她们听了顾倾城的话,相视一眼,眼里都不禁涌起泪雾。

    北魏奴隶贵族种族分明,战俘或者亡国之民全是奴隶。

    顾倾城跟师傅四出行医,最不忍看奴隶被虐待的场景。

    她们吃着茶点,吃前顾倾城闻过了,倒是没有下药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远处传来急骤的马蹄声,一行约莫五十人健马奔驰。

    每人身上挎有宝剑弓弩箭囊,有些马背上还有山鸡野兔各种猎物,显是狩猎归来。

    经过茶寮,并没有打算歇脚。

    顾倾城预感到那些茶客的鱼儿来了,放眼看茶客,果见每人皆已神色陡变,利刃在手。

    下一瞬,变故陡生,也许是按照她的预想中发生。

    猛见官道两旁的丛林,竟有无数箭雨射向路上人马。

    几乎同一时间,茶寮的客人包括老板也疾飞而出,人在半空,箭羽飞镖暗器已先行招呼。

    “唰!唰!唰!锃!锃!锃!”的疾射向道上的人马。

    果然又是她判断的前后夹击。

    一轮暗器飞出,道上前后数十骑,一边把剑挥得密不透风,挡开暗器。

    更在一瞬间缩成一团,将其中一个核心人物,保护得铁桶似的。

    茶客和山上大批的杀手,见一击不中,已然飞身而出,双方厮杀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锦和芷若早吓得尖叫,李管家和车把式也吓得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顾倾城淡定的指了指茶寮后面,挥挥手,悄声道:“快躲到后面去。”

    不管他们是什么人,这般厮杀,难保不会殃及池鱼,将他们杀之灭口。

    李管家几个已经吓得抱头鼠窜,逃到茶寮后面。见原本真正的茶寮老板和伙计死在后面,更加不敢看外面一眼。

    顾倾城也跑进茶寮,躲避着,却又探头出来,密切的关注前方战况。

    他们轰轰烈烈你死我活的激斗了好一阵,顾倾城一转眼,却发现自己套着马车的马儿受惊,挣脱缰绳,拖着马车乱跑,偏偏还往那厮杀的方向跑。

    顾倾城看着受惊奔逃的马儿,直恨得跺脚。

    不行啊,没有马车,他们怎么回平城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先把马车拉回来。

    顾倾城疾冲出去。

    前面的战况,显是胜败渐分。

    杀手虽然势众,可马上健儿更加英武彪悍,竟悉数将他们全部截杀。

    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

    “马儿,快回来!”

    顾倾城终于抓到了马缰绳,把马儿往回拽。

    霍然,一把青锋利剑,搭在顾倾城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看见……”顾倾城吓得尖叫,后悔死了。哪怕走路回平城,也比丢命强,“我只想拉回我的马车。”

    不由分说,顾倾城被人拎起来,丢进他们损兵折将的队伍里。

    “抓到一个奸细!”

    “茶寮后面还有几个,统统宰了!”

    躲在茶寮后面的李管家他们远远听到,吓得瘫软地上。

    转瞬间,便有人把他们揪了出来。

    剑架在他们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李管家他们更加吓得面如土色,趴在地上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李管家他们与远处的顾倾城,拉开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们别杀他们,他们是我的家人。”顾倾城摇晃着手,急切道,回身看了一眼李管家他们。

    李管家等人隐隐中听到了顾倾城在危难中还为他们求情。

    见这些人顷刻间就把多于他们数倍的杀手击毙,明晃晃的刀剑,令人生寒。

    顾倾城不由得有丝胆怯,只盼他们不要滥杀无辜: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和歹人一伙的,我们只是要回朔州,路过此地,想喝口茶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,以绝后患!”一名健将举剑欲杀顾倾城。

    “蠢货!”一名看似他们领队的侍卫出手拦阻,“留活口!”

    “酷刑之下,不怕这小子不招。”又一个狠狠道。

    酷刑?顾倾城心道,落在他们手上酷刑逼供,不死也会掉层皮。

    她迅速环视了他们一眼,立刻知道其中一位头梳密密麻麻小辫,五官冷峻,风度雍容,蓝锦袖袍,小口裤,深雍靴,鲜卑装束的年轻人是他们的主子。

    此刻那人臂膀中剑,一条大白肉往外翻,流血不止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,是他嘴唇已呈紫黑。

    她瞧见他左胸上的飞镖,泌出了黑血。

    毒镖!再不施救,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她挺了挺腰杆,轻咳一声,清了清嗓子,轻轻往那人一指,淡定从容道:

    “他不但剑伤流血不止,而且毒快攻心。若不及时施救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我乃大夫,可以救他,还有你们所有人。

    你们的伤,虽不及他严重,可都大小不同受着伤,我都可以给你们医治。

    只是,你们要保证,不许难为我和我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那华贵男子眼睛一亮,痛苦的脸仿佛舒缓了些。

    “让他治!”华贵男子已经痛得脸上几乎扭曲,咬着牙,强自忍耐着。

    “殿下,”他的贴身护卫顺口就称呼他的主子,却又停顿了一下,觉得在外人面前泄露主人的身份不妥,还是紧张道:“会不会有诈?”

    “哼!诈?”顾倾城嗤之以鼻,“你们的主人就快要死了,你还担心我一个弱……小子?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仿佛犹豫的样子,她又沉着道:

    “而且救你们,也

  第二章:一笑倾城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