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一章:致命邂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一章:致命邂逅 (第1/2页)

    第1章:致命邂逅

    北魏皇帝拓跋焘太延年间的初夏,太原前往都城平城的中途驿镇,赶了两天路的顾倾城,躺在客栈的床上。

    银月如霜,透过窗棂照在她赛雪的肌肤上,月白朦胧,更显得白嫩细腻。

    她一头柔滑如黑缎的秀发在枕席间铺陈,黑白相映,整个人美得有如黑夜绽放的妖魅。

    她出生不久丧母,父亲顾仲年扶正偏房柳如霜为夫人,却将她送回外祖父王孝廉的老家太原,由奶娘张秀莲抚养。

    十几年来父亲不闻不问,如今总算派李管家来接她回皇城平城。

    却不是为了一家团聚。

    只为退亲。

    让她带回当初的定亲凤血玉珏,主动与皇上的八王子拓跋余退亲。

    她低眉敛了一眼脖子上的凤血玉珏,摸了摸玉珏上的缺口。

    玉珏有缺,人岂能圆。

    顾倾城露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倾城小姐,已故夫人当初与闾左昭仪娘娘是闺中密友,那时候闾左昭仪娘娘虽有王子,却只是宫中的贵人,与小姐定下娃娃亲。

    十几年过去,当年的闾贵人已贵为左昭仪,地位仅次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八王子也从当初的吴王封为南安王,地位何等显赫。”

    李管家直言不讳,瞥了一眼高挑纤瘦的顾倾城,又设身处地为她考虑:

    “虽说老爷这些年也官运亨通,官拜当朝尚书吏部郎中,也是个正四品。

    可小姐毕竟在乡下长大,琴棋书画,诗词歌赋,女红礼仪,应该不懂吧。

    虽是嫡女,却亲娘早逝,与南安王身份地位悬殊,可谓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别说是老爷,就是小姐您,也羞于高攀,嫁入王府吧?”

    李管家巧舌如簧。果然是柳如霜的得力亲信。

    顾倾城眉眼低敛,嘴角带笑,乖巧柔顺,丝毫看不出她有什么不快。

    “可陛下金口玉言,既然闾左昭仪当年和夫人交换了信物,就要重言守诺。”李管家继续他的能言善辩。

    又瞧了一眼顾倾城脖子上的凤血玉珏,而后再道:

    “闾左昭仪娘娘希望您主动送还玉珏,退了亲事,陛下面前也好交代。

    万一小姐赖着不肯退,您可知道,皇家有一万种手段,能让您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趋炎附势的女人。

    顾倾城当时嘴角微挑,冷笑。

    闾左昭仪把她当傻子,玩弄于鼓掌之中吗?

    皇家既然一诺千金,就应该接她回去成亲,让她成为名正言顺的南安王王妃,而不是接她回去主动退亲。

    当然,她并不介意退亲。

    虽说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可是她一直希望掌握自己的爱情命运:

    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

    左右不过是一个荣华富贵的名分而已,她也从未稀罕过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门亲事让昭仪娘娘和爹爹为难,倾城回去退婚便是。”顾倾城一副逆来顺受。

    就这样,顾倾城跟着李管家回平城,住在这中途客栈里。

    看着李管家和随行丫头们满意的模样,顾倾城嘴角掠过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本来奶娘就说是时候让我回平城了,如今昭仪娘娘要退亲,正好给了自己一个回平城的契机。”顾倾城心道。

    十五年来,奶娘与她忍辱负重住在乡下,她长大了,娘亲留给自己的东西都在平城,她要进城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和顾家的恩怨,也该有个了断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,顾倾城的嘴角又翘起一抹冷笑,笑容冷艳,犹如黑夜的妖灵。

    李管家与两个随行的丫头就分别住在她房间隔壁。

    两天的马车颠簸,顾倾城此刻慢慢添了睡意。

    她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    山城晚间,初夏凉风习习。

    霍然,轻微的寒风涌入,顾倾城猛然睁开眼。

    她嗅到血腥的味道!

    下一瞬,带着寒意和血腥自窗口跳入的人,直接跃上她的床,掀开她的被,压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躲一躲。”他声音冷冽,带着威严,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没等顾倾城答应,他已迅速脱下自己的上衣,穿着血腥湿濡的裤子,钻入她的被窝。

    速度飞快。

    侥是顾倾城这十几年来练就了机敏的反应,也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顾倾城惊愕。

    男人浑身带着煞气,血腥味经久不散,回荡在床弟间。

    他的手,迅速撕开她的上衫,露出她雪白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叫!”他附在她耳边低声命令,声音嘶哑。

    顾倾城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她知道男人想以男女欢聚,来遮掩自己的行迹。

    她明白这个理,可是她却从未叫过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有些发懵,想叫,喉咙仿佛被卡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把冰冷的匕首,贴在她脖子处:“快点叫,叫得自然些,否则我割断你的喉咙!”

    顾倾城浑身血液凝固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男人壮硕的上身,压在她温热的身子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,客栈外马蹄急骤,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紧接着整齐划一的脚步声,继而脚步声又分散开来,围绕着客栈奔跑。

    原本幽暗的客栈,一下子亮起了火把。

    有大批官兵在查房。

    “叫!”男人声音急促,肌肤贴在她肌肤之上,“再不叫,我来真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双臂壮实有力,声音狠戾。更何况,他的匕首架在顾倾城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遇到了亡命之徒,顾倾城已失去先机。

    骑虎难下,她没有把握能制服此人,当机立断,轻轻胡乱的哼了起来。

    叫声有些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顾倾城的房门被粗暴的踢开,她就像被来人惊吓般,叫声倏然梗在喉咙,嘴巴还张开着。

    火把的亮光照在他们的身上,顾倾城雪白的胸膛半露,肌肤胜雪赛霜,满头青稠般的秀发,铺陈在枕褥间。

    她尖叫一声,扑上去搂住了她身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的头,恰好遮掩她男人的头脸。

    年轻的官兵举起火把晃了晃,见屋子里男女正在亲热,一时错愕。

    而顾倾城又惊悚的盯着他,让他六神无主,尴尬的退了出房间。

    还顺手给她带上房门,甚至忘记去查看她男人的脸。

    而后,那个查房的官兵在门口道:“没有发现!”

    其他查房的官兵也相继禀报长官:“没有发现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脚步声逐渐远去,马匹开始奔驰。

    顾倾城身上的男人,终于挪开了她脖子上的刀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黑暗中,他爬起来穿衣。

    顾倾城轻轻扣上衣衫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她记住,哪怕安睡,也要枕戈待旦。

    因为,她有太多未完成的使命。

    房间一下子静默无声。

    男人顿生奇怪,一个稚嫩的少女,经历刚才惊心动

  第一章:致命邂逅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