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五百零七章:万世流芳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五百零七章:万世流芳 (第1/2页)

    第507章:万世流芳

    拓跋弘死后,外界又纷纷谣传,是冯太后毒杀了皇帝。

    谣言止于智者,冯太后听了卫绾的禀报,也是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无论是褒扬或者诋毁,毋容置疑的,是世人对她的折服。

    起码,有冯太后坐镇天下,天下便太平,人们不必受兵戈战乱之苦。

    拓跋弘虽死,好在他留下一个幼儿拓跋宏。

    冯太后扶持孙儿拓跋宏继位,她再成为了大魏的太皇太后。

    拓跋宏虽为帝,却年纪幼小,朝中大小事务,一应由太皇太后处决。

    岁月老去,沧海桑田。

    大魏的太皇太后,却容颜不衰,永远二八妙龄。

    倾国倾城,绝世惊艳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在皇帝与拓跋丕等人的陪伴下,在御花园散步。

    漫步在万寿宫的游廊,顾倾城又想起当年初进皇宫时,在此与老祖宗相聚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往事历历,仿如昨日。

    蟠桃姥姥还在一揽芳华吧,她在人间渡劫,蟠桃姥姥也是不离不弃的相陪。

    小皇帝拓跋宏见那么多蝴蝶围绕着太皇太后翩翩飞舞,便过来扑蝴蝶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,摔倒地上。

    宫人欲去搀扶皇帝,太皇太后却不允,要他自己一人起来。

    拓跋宏眨巴着泪眼,有些委屈的看着太皇太后。

    “宏儿,记住皇祖母的话,脚下的路,没人替你决定方向,心中的梦,唯有自己去完成。人一定要靠自己,人生没有等来的辉煌,只有拼出来的精彩。”

    拓跋宏似懂非懂,默默点头,而后在皇祖母身边,一脸关切,奶声奶气的问:

    “皇祖母,这些年,您是不是很想念皇爷爷,是不是很孤寂?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轻轻抚摸拓跋宏的头,这孩子年纪幼小,却知道疼人了。

    她看看九重天和身旁的拓跋丕,再微笑道:“皇祖母有你们那么多人相陪,哪里会孤寂。”

    可是,任何人都知道,太皇太后有多么爱文成皇帝拓跋,心里有多寂寞。

    稍顿,她看看众人关心的眸光,再轻轻叹口气:

    “经历了流年聚散,体会了人间冷暖,历经了物是人非,饱尝了生离死别,皇祖母已学会自我疗伤,有苦自己释放,有泪欣然品尝!人生在世,煎熬八苦,不过是一种修行。”

    拓跋宏似懂非懂的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人生有八苦?他怎么没觉得?

    身旁的人也如醍醐灌顶。

    拓跋宏还很小,太皇太后就下懿旨,让辽西王冯朗与博陵公主生的四个女儿嫁与皇帝,分别为皇后和左右昭仪。

    大魏皇室的血脉,自此与冯氏血脉相连。

    拓跋焘当年灭了北燕又如何,如今有着北燕冯氏血统的皇子皇孙,日后会接管大魏江山。

    拓跋宏自幼被冯太后养大,对这位皇祖母又敬又爱又畏,事事必先遵从祖母之意。

    那日拓跋宏听了外间对皇祖母不好的传言,说太皇太后为替自己的奸夫李弈报仇,才毒杀他的父皇。

    他气愤不已,上朝时,想下旨将那些非议皇祖母之人,统统斩杀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闻信赶来阻止。

    “宏儿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皇祖母,您近年深居简出,可不知那些个鼠目寸光之人,在外头怎生诋毁您!”

    “所谓谣言止于智者,何必管人家嚼舌头呢。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淡淡道。

    群臣中也有不怕死的宗亲,斗胆问太皇太后:

    “太皇太后,空穴来风,未必无因。先帝驾崩,是否……真与娘娘您,脱不了干系?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还未回答,皇帝已勃然大怒:

    “大胆,你们竟然敢对太皇太后出言不逊?!”

    皇帝正要处罚那出言不逊的大臣,太皇太后却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先帝之死,确实与哀家脱不了干系。”太皇太后淡然点头。

    稍顿,看看群臣,再感慨道:

    “可是却是他听信谗言,欲毒杀哀家,结果却自作自受。本宫并没有毒害他,也不屑于毒害他。”

    群臣半信半疑,但太皇太后既然如此说,他们也不敢再质问。

    “皇祖母,那些非议皇祖母和这些对皇祖母不敬之人,都该诛杀!”

    皇帝年轻气盛,火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罢了,难道宏儿要杀尽所有人吗?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手上霞光熠熠,往皇帝身上轻轻一拂,将皇帝浮躁之心拂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皇祖母,就不生气么?”皇帝还是替皇祖母不平。

    

  第五百零七章:万世流芳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