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五百零六章:倾世太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五百零六章:倾世太后 (第1/2页)

    第506章:倾世太后

    她与拓跋丕在摘星楼的九重天上依栏,喝着她与拓跋亲自酿的醉相思。

    想起她与拓跋在一揽芳华,收集桃花瓣,把酿好的酒,一坛一坛,仔细的埋在蟠桃树下。

    如今,一揽芳华,蟠桃树下,全是他们埋下的醉相思,足够顾倾城这些年喝的了。

    眼泪,无声的滑落进醉相思,她喝着自己的泪酒。

    小酌几杯酒半酣,她看着星空哭叫:

    “拓跋,你个混蛋,你个魔鬼!你个言而无信的家伙!你不是醋坛子么?

    你再不出来瞧瞧你的娘子,你的娘子,可就要和小叔子喝交杯酒了!”

    她一边哭叫,真的揽着拓跋丕,举杯与他交颈,作势欲饮。

    果然,九重天出现白无瑕美得颠倒众生的容颜。

    此刻,他不再是带着痞气的拓跋,而是仙风道骨的神。

    顾倾城又哭又笑:

    “拓跋,我就知道,你是坛千年老醋!唯有瞧见别人觊觎你的娘子,你才会忍不住冒头!”

    星空里的白无瑕噙满泪水。

    星空霎时下起了流星雨。

    顾倾城终于暖暖的笑了,看着星月里的白无瑕,举樽邀他同醉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知道么,我有多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天空中却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“皇嫂,您醉了。”拓跋丕扶住她。

    忍不住将她拥进怀里。

    圣姑能看见九重天的白无瑕,拓跋丕却是看不见。

    九重天上的白无瑕醋意大发,几颗流星坠落拓跋丕的手,痛得他立刻松开拥住倾城的手。

    顾倾城见拓跋丕龇牙咧嘴,却开心的像孩子般,拍拍拓跋丕的手臂,指着星空嘻嘻笑道:

    “坏坯子,你瞧见了么,你皇兄没有走,他在九重天上,偷偷俯瞰着我们,正吃醋呢!”

    拓跋丕抬眸去找,星月里,哪里有皇兄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酡红,美得压倒一切繁华的顾倾城,又怜又爱。

    “皇嫂,皇兄真的走了,以其你这般折磨自己,不如,以后……就由丕儿照顾你吧。”

    拓跋丕仍然大着胆子道。

    顾倾城微微阖上醉眼。

    “你个浑小子,说这样逾越的话,就不怕你皇兄再吃醋,他落下的就不会是流星小小的灼伤,而是一个响雷劈死你!”

    “皇嫂,您醒醒,皇兄真的走了,再也不会回到您身边了。您不能这样下去,就让丕儿照顾您吧!”

    顾倾城见他执着,睁开眼睛,摇摇头,推开拓跋丕,看着他,认真道:

    “坏坯子,皇嫂不用任何人照顾。你若想留在都城,以后得空,来陪皇嫂喝喝这醉相思,便已足够。”

    稍顿,她再语气疏离道:“你若有其他念想,就回广陵去吧!”

    拓跋丕真要留下的话,她便如同能看见拓跋,对她而言,确是一种慰藉。

    但若他有什么念想,她也只能遣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拓跋丕看着顾倾城,眸光虽然黯然神伤,最终,却含笑,默默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能陪在皇嫂身边,丕儿便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即便皇嫂心里只有皇兄,他能陪在她身边,默默守护,也是一种幸福。

    他怕倾城赶他走,也不敢强求再多,这样的话题以后也不敢随意提了。

    顾倾城见他不再有奢想,遂嫣然一笑:“你也老大不小,早该婚配了,皇嫂给你指门亲事?”

    “宁可孤独,也不违心。宁可抱憾,也不将就。”

    拓跋丕看着皇嫂,淡然的表情却带着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不知从何时开始,只知道,自从当年遇到那丑八怪,她无意间吻了他,还说喜欢他,她就篆刻进他的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虽然,那时,她只当他是个小屁孩。

    经历了那么多的世事沧桑,拓跋丕对顾倾城的感情,不仅没有消减,更加难以磨灭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他们注定,从一开始就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但只要能默默相守,能守护在她身边,偶尔陪她喝喝醉相思,就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顾倾城轻叹:“你与你皇兄,还真是亲兄弟。”

    昨天再好,也回不去。明日再难,也要继续。

    五姨娘萧红玉,知道皇后娘娘失去陛下,心里苦闷,常常会进宫给她唱戏。

    无奈萧红玉已经人老色衰,虽然唱腔仍在,毕竟已经没有当年那般出彩了。

    那日,倾城又在皇宫,在宫人们的陪伴下,一边喝着醉相思,等待看五姨娘唱戏。

    卫绾告诉她,今日唱的是她最喜欢的《恨锁麒囊》。

    顾倾城默默颔首,这折戏,她倒是已经耳熟能详了。

    戏台那个青衣,步步莲花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额间一朵妖艳的彼岸花,美得惊艳了时光。

    当年花想容的扮相略显浓妆艳抹,而这人淡扫娥眉,薄施粉黛,比花想容的扮相更加妖娆惊艳。

    淡粉的外裳,薄云的水袖,精致的云鬓,都展现了窈窕淑女的清秀婀娜。

    一颦一笑,举手投足,都精准拿捏到位,惊艳了时光,似戏如梦。

    当满场都在为他精彩的亮相叫好的时候,唯独顾倾城一人震惊得目瞪口呆,噙着泪水,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随着青衣莲步婀娜,定目含情的看着顾倾城,婉转歌喉,眉目传情,轻吟浅唱。

    她噙着泪,往日一幕幕的片段,萦绕心间,浮现在她眼前……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被九味真火焚身时,刘子业舍身来救她,青丝变白,最终疯魔。

    回到建康后,魔性大发,胡作非为,天怒人怨。

    知道她与拓跋大婚后来魏,却远远的观看了婚礼便离开,连她一面都不见。

    回去甚至将刘宋好好的江山,几乎败尽。

    一切,皆因她而起。

    众人只知戏中人的悲欢离合,那青衣的惊艳,但只有顾倾城,明白刘子业的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那年刘子业与她一起参加戈射活动,见她对花想容扮演的青衣非常欣赏。

    当时他就私下跟她说过,有机会,也给城儿好好扮演青衣。

    这一耽搁,就是好几年。

    青衣唱罢离场,曲终人去楼台空,唯有梅花压枝头,一颦一笑一回眸,一生一世一瞬休。

    看着美得魔性,缓缓走到自己面前的刘子业,顾倾城心里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是该唤他作魔界的姐姐好呢,还是尊他为人间的陛下?

    “白发簪花君莫笑,岁月从不败美人。”刘子业看着白发红颜的顾倾城,目定魂摄,“城儿额间的桃花,怕是驻颜花吧,才会永远二八年华。”

    “瞧瞧我这一头白发,终究是老了。”顾倾城抚着头上的白发,轻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岁月虽是把杀猪刀,却对城儿无可奈何。”刘子业洞察一切的看着顾倾城。

    顾倾城嫣然一笑:“姐姐也是美如初,一样的惊艳时光。”

    刘子业抚摸了一下妆容,摇头笑道:

    “不行了,若没有这些行头,都不敢来见城儿了。”

    刘子业狂傲不羁,却从未在顾倾城面前提及当年他是如何奋不顾身的去救她,又是如何的绝望成魔。

    知道她涅重生,他开心得狂喜了七天七夜。

    知道她与拓跋大婚,他也狂醉了七天七夜。

    顾倾城眸眼噙泪,语音有些哽咽:

    “那年我被困乾坤鼎,我知道你赶来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还是未能救你出来。”刘子业自嘲的笑笑,“没想到城儿终究能涅重生,真是上天庇佑。”

    顾倾城含笑轻轻点头,看着他一头白发,叹道:

    “罢了,

  第五百零六章:倾世太后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