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五百零五章:天人永隔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  第五百零五章:天人永隔 (第1/2页)

    第505章:天人永隔

    六年了,拓跋丕离开都城六年,就连大过年,也不肯回皇城。

    如今他的皇兄皇帝拓跋濬,突然驾崩了,他才飞赶回来奔丧。

    他竟长得与拓跋濬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皇嫂,你节哀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丕万分心疼的看着白发红颜的顾倾城。

    知道再多言语的安慰,也抚平不了皇嫂的心。

    他显得沉稳多了,不再是那个年少轻狂的坏坯子。

    看着皇嫂的眸光,却依然有送大雁给她时的热烈。

    冯皇后看着守护在身旁的拓跋丕,那个酷似拓跋濬的人,心里的伤痛,竟真的缓和了些。

    原来上天造物弄人,把拓跋丕长成拓跋濬的模样,便是等拓跋濬驾鹤西游,代替他来陪伴她这个不死不灭之人吗?

    可是,再酷似拓跋濬,要如何替代她心中的夫君!

    无论冯皇后多么的心疼,拓跋濬还是离开她的身边,丢下她一个人走了。

    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

    皇帝大殓的时候,顾倾城眼见再也见不到拓跋濬,肝肠寸断之下,又跳进棺椁。

    皓腕轻扬,吸过棺盖,自行封棺,要生生与拓跋濬合葬。

    吓得冯熙李弈等人又赶紧撬开棺盖,所有送殡的文武大臣,无不感动落泪。

    冯熙将哭成泪人的皇后抱出来,跪在她面前,悲痛欲绝的哭道:

    “娘娘,陛下文治武功,是何等的盖世英雄。如今天妒英才,陛下溘然长逝,本就是锥心之痛!

    皇后娘娘一直沉湎于悲伤,若连您也驾鹤瑶池,您让臣等,情何以堪……”

    皇后最后,只能将大婚时那金丝银线制造的赤霞凤袍,陪着拓跋濬。

    皇帝大殓之日,千人抬棺,万人送葬,举国哀悼。

    六月下起雪纷纷。

    是上天都为他们夫妻的分离而泣泪?

    又或者,是白无瑕伤心的眼泪凝成了霜雪飞扬?

    冯皇后含泪,亲自为先夫做了桃花姬,桃花羹,备上她与拓跋濬一起酿的桃花酒醉相思。

    每做一样糕点,拓跋濬为她做美食的一幕幕便会涌现眼前。

    尊贵如他,却为她洗手作羹汤,还细心的喂她……

    止不住的泪,打湿了一件件衣裙。

    做好糕点,自有礼仪官吆喝着上香,奠嚼,献馔,献羹,献帛……

    连日来,冯皇后不眠不休,最后强忍悲恸,亲自为亡夫撰写祭文。

    她想亲自诵读祭文,却喉咙嘶哑,早已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礼仪官便接过来,代皇后诵读。

    所有人跪下,静静聆听冯皇后写给皇帝的祭文。

    伏维文成皇帝陛下

    和平六年六月六日,未亡人冯氏倾国,虔具清酌庶馐之奠,致祭先帝文成皇帝之灵前,吊之以文曰:

    痛维先帝,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呜呼吾夫,一别辞尘。

    生死诀别,最足伤神。

    痛哉帝君,生逢乱世。

    开疆拓土,大魏战神。文治武功,爱憎分明。

    泽被苍生,息兵养民。

    养威布德,怀缉中外。

    如金如玉,君子之才。

    呕心沥血,定国安邦。

    天年不测,赍志而殁。

    帝君饮恨,天下之憾。

    夫乘仙鹤,妾断肝肠。

    忆思相遇,仿如昨日。

    往事历历,血泪沾巾。

    痛哉吾夫,恩爱同心。

    生生之约,岁岁厮守。

    桃花树下,鹣鲽情深。

    一揽芳华,如胶似漆。

    菡萏雅筑,对影双双。

    穿衣喂食,亲做羹汤。

    事无巨细,爱若命根。

    十万敌阵,以命换命。

    感天动地,情比海深。

    白发齐眉,犹嫌短速。胡天不佑,天妒英才。生死诀别,百喊不闻。

    纵然情深,奈何缘浅。

    欲见无路,何等悲凄。

    恨天不怜,不能相依。

    恨地不悯,不能追随。

    临天祭拜,心何彷徨。阴阳阻隔,悲痛难陈。灵前吊祭,寄托哀思。奠酒一盏,略表爱意。

    字字血泪,摧肝断肠。

    在天有灵,梦里来会。

    九泉有知,来品来尝。

    呜呼哀哉!伏维尚飨!

    祭文哀哀,如哭如泣,如咽如诉,闻者落泪。

    即便再隆重的葬仪,也难抚平冯皇后失去皇帝的悲恸。

    安放好皇帝的棺椁,所有人便要退出陵墓,放断龙石了。

    眼见陵墓的断龙石落下,拓跋濬的棺椁就要消失在她眼前,她将永远看不到夫君的面。

    “不!……不要!……”她疯狂的哀嚎着。

    雪花纷飞中,她又飞扑进陵墓里头,抱着棺椁,要与之合葬。

    “拓跋濬,你不可以丢下我,不可以啊……你说过的,要给我做一辈子的饭,你怎么能言而无信……你这个混蛋,你快给我起来啊!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哭成泪人,几次三番要誓死追随的皇后娘娘,所有人都感动得跪下去: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千万要节哀,保重凤体啊!……”

    云端里,白无瑕又泪如雪飘……

    冯皇后手一挥,将千万斤重的断龙石放下。

    就在断龙石要落下的瞬间,冯熙与李弈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断龙石落下,把他们三人都困在陵墓里面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都吓傻了!

    拼命拍打着断龙石。

    冯皇后虽一心想要与拓跋濬合葬,泪眼看着大哥和李弈,她总不能拉他们俩生生陪葬啊。

    罢了!!!

    她再一扬皓腕,将千万斤重的断龙石抬起来。

    冯熙李弈以及御林军,好不容易才将她拉出陵墓。

    她又哭倒在拓跋濬陵墓前:

    “一座心城一座坟,坟里葬着未亡人。人虽未亡心已故,行尸走肉断肠人……”

    声声断肠,句句泣血。

    世间上最悲痛之事,不是生与死,不是阴阳阻隔,而是彼此相爱,却不能生死相随。

    再也看不见棺椁那一瞬间,冯皇后一口鲜血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地上瞬间长起一株蟠桃花。

    就让这蟠桃花,好好陪伴她的爱人吧!

    九重天上的白无瑕,俯瞰着他吐血的娘子,又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六月飞雪,令人凄怆。

    拓跋濬英年早逝,远在柔然的拓跋灵也是悲恸不已,千里迢迢与斛律彧卿赶来奔丧。

    此时,拓跋灵已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。

    她见倾城肝肠寸断,形同行尸走肉,深深陷入拓跋濬的死而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也是万般心疼,苦苦相劝,一如顾倾城当初劝慰那个生无可恋的她。

    

  第五百零五章:天人永隔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